【轰出胜】三人行:情书

慈山:

【轰出胜】三人行:情书

 

 

*轰出胜大三角

 

 

日常

 

 

军火大鳄轰+国际刑警爆×大学教授出

 

 

出久知道两个人的身份

 

 

甜饼

 

 

上章:【三人行】困扰的事情



 

 

 

 

 

*

 

 

 

绿谷出久准备把很久以前住在教师宿舍里的东西全部搬回家,以前没有认识爆豪胜己和轰焦冻的时候绿谷出久就是一直住在教师宿舍的,当然原先是在学生宿舍,在绿谷出久大三的时候就已经确定要留在学校做教授,所以就直接搬到了教室宿舍。仔细算来,已经过去了五六年了。

 

 


他和轰焦冻爆豪胜己确定关系不过一年之久,之前还是他们强迫他出去外面住。


所有的东西基本上他们都会为他准备好,以致于当年的一些东西全部留在了教师宿舍,由于有时候教师要留在学校里加班到很晚所以每个在雄英的教授都会有一间宿舍,即使不住也不会被撤掉,绿谷出久倒也不担心自己的东西会被别人清理掉。

 

 

这天爆豪胜己和轰焦冻都不在家,绿谷出久一个人从抽屉深处翻出了一把都快生锈的钥匙去了学校。

 

 


 

雄英的教室宿舍条件还是非常优越的的,配置也都很到位,当时绿谷出久作为一个留校教授工资拿的也低,但是雄英餐厅和教师宿舍是免费的,导致绿谷出久当时还想过就这么留在雄英一辈子也完全没有问题,攒下来工资就是以后退休也能养个老。

 


 

当然他这咸鱼的想法可能是被老天听见了所以派了两个非·普通人来进入他的生活。从此平静的水面变得波涛汹涌。

 

 

 

 


“啪嗒。”钥匙进锁孔开了门。

 


绿谷出久走的时候还是记得蒙上了白布,白布上都是厚厚一层灰尘。进去差点被灰尘呛到。

 

 


拉开了窗帘打开窗,阳光透了进来还算是好了一些。

 


 

绿谷出久记得自己的需要的东西都在哪里,所以一些家具上的布没有扯下来,直径走到了卧室,掀开了床头柜的布。

 

 


所幸有所遮挡,灰尘落得不是很多,绿谷出久也没有再被呛到,拉开抽屉,里面有好多牛皮纸袋,这些东西说来都是有些故事的。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与他相识不是偶然,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所以进了雄英,爆豪胜己本来读的是警校,但是后来被送到了雄英。这里是国家培育最优秀人才的地方,被送进来也没有异议,主要是轰焦冻,那时候轰焦冻还不是全欧亚通缉的军火商,只是一个“即将”继承家业的准继承人。

 

 


他们两个一进学校就是风云人物,绿谷出久当时也有所耳闻。恰巧他们都是他班上的学生。绿谷出久那时候已经做了两年教授了,带出了一些非常优秀的毕业生,欧陆迈特又对他十分看好,主要是绿谷出久的脾气不错,也愿意包容人,所以欧陆迈特把这两个人分到了绿谷出久的班上。

 


 

 

绿谷出久一开始认为,即使再厉害,在他的课上就是他的学生,该点名点名,该叫起来回答问题回答问题,该考试考试,该挂科挂科。

 

 


所以他叫了轰焦冻起来回答问题,轰焦冻没回答,绿谷出久以为他是有不明白的地方,所以下课留了他询问。

 


 

也因此他挂了爆豪胜己的科。因为爆豪压根在卷子上一字没写,哦不,写了,他的名字。绿谷出久叫了爆豪胜己去办公室,温柔的训话。

 

 


 

仔细想来绿谷出久也觉得自己还是蛮有勇气的。


 

但也是因为这个他与轰焦冻和爆豪胜己的线缠在了一起。

 


 

 

他自认为正常的相处却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到这两个感情缺漏,家境生存环境不一般的人心里。这是轰焦冻讲的。

 

 


轰焦冻说,因为总是被人看作与众不同,所以没有人会对他们平起平坐,要么像一些普通人仰望,要么像比他更厉害的人,例如轰焦冻的父亲永远都在鞭策他。

 


绿谷出久这种一视同仁毫无芥蒂的模样正是他们最需要而别人都不知道的。

 

 

 

 

绿谷出久看着手里的牛皮纸袋,上面写着名字,一个上面写的爆豪,一个写着轰。

 

 

 

将刚刚掀开的白布反过来铺在地上,坐了上去,翻看这些好久之前的东西。

 


他们赠送给他的所有的纸质物都在这里。

 

 

 

 

这里有爆豪胜己进雄英前在军校的照片,穿着一身迷彩好像刚从泥地里出来,浑身脏兮兮的,但是没在意,好像是教官拍的,爆豪不满的对着镜头竖了一个中指。

 


但是脸上都是满满的骄傲。带着少年所有的骄纵。如今爆豪的脾气没有收敛但是却有稳重很多,至少在关键时刻爆豪一定是所有人都依靠的那个中心。

 

 

 

爆豪在学校期间也没有什么留下,只是在追求绿谷出久的时候采取了一种非常幼稚的行为,爆豪从来没有在非正式测验中在卷子上写过题。用不同颜色的笔在卷子上写一些爆娇的语言,然后在别人刚刚写完名字学号的时候交卷,这种小测验是不会老师来监考的,只会有一个学生代表在上面。

 


所以绿谷出久每次都是能看到爆豪的一些话语。不知道爆豪怎么想的,反正绿谷出久一开始是有些生气,但是后来就觉得爆豪只是中二罢了。

 

 

他收集了所有的试卷,上面的一字一句绿谷出久都看在心里。现在看来字里行间都是青葱的爱意。

 

 

不过绿谷出久对于爆豪还是很满意的,在学生这个身份上,至少不会让他难看,因为爆豪胜己虽然对这种小测验不放在眼里,但是那种关系到学分的考试总是能得个超过平均分二三十分的成绩,和轰焦冻不相上下。

 

 

 

再说轰焦冻,轰焦冻比起爆豪来说实在是内敛的很多,但是其实并不是这样,轰焦冻其实在背地里非常的……直接。喜欢打直球。

 


也不是像爆豪那样的冲动,而是像那些电视剧里的男主一样美好,就所谓“在别人面前冰冻如山,在你面前春暖花开。”虽然看上去不是春暖花开的模样,但是绿谷出久知道轰焦冻确实是待他所不同的。

 

 

绿谷出久不知道为什么轰焦冻的情话说的那么好,轰焦冻应该去学文学,甚至可以出一本叫做情话的书。

 

 

轰焦冻会写很多话给绿谷出久,甚至只是在叙述一件小事情,但是总能看出一些隐隐的喜悦,是对喜欢的人倾诉的喜悦。

 

 

 

轰焦冻一直坚持了很久,甚至到现在,轰焦冻如果因为有事情会离开很久,但是绿谷出久会收到轰焦冻给他寄来的信件。明信片。

 

 

轰焦冻满世界的跑,自然去过世界上大多美好的地方,轰焦冻会拍下来然后写上或者摘录一两句书上的话,或者歌词寄给绿谷出久。

 

 

虽然现在一个短信就能解决的事情,但是轰焦冻不厌其烦的会寄出去。绿谷出久也欣喜收到这些东西,因为消息记录会被删除,但是信件如果保留好了就是长久的事情。至少不会因为时间而消失,至多泛黄。

 

 

 

爆豪胜己和轰焦冻两个人,一个如火山般炙热,一个如流水般细腻。矛盾却又紧紧环绕在绿谷出久身边。

 

 

 

 

绿谷出久坐在地上几乎要沉沉的陷入回忆,嘴角上扬不少。

 

 

 

 

爆豪推开房间门就看到绿谷出久坐在地上,一把走过去把他捞了起来,拍了拍。

 

“地上这么冷还坐地上你是不是傻啊。”

 

 

“咦,小胜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要出去。”绿谷出久被拽起来还有些懵,问道。

 

 

 

“嘁……这不是怕某个人在家里思念成疾。”爆豪回答。

 

看着绿谷出久手里的纸袋,拿过来翻了两下。

 

“卧槽……这种东西你还留着。”爆豪胜己耳朵有些红,这些东西他都快不记得了。

 

 

 

“当然啊……要好好珍藏,等回去我挑两张你字写得最好的裱起来放在客厅,谁来都能看见。”绿谷出久笑着说。

 

 

“你别了……还有什么东西要拿?”爆豪胜己没再看那些东西,把它们塞进了牛皮纸袋夹在胳膊下问道。

 

 

 

“没了,我就来拿这个的。”绿谷回。

 

 

这些东西满是回忆他怎么可能就放在这边。

 

 

 

“行吧,走吧,轰焦冻那阴阳脸在楼下等着。”爆豪牵起绿谷出久的手。

 

 

“轰君也回来了啊。”绿谷说。心里倒是突然很暖。

 

 

两个人性格虽然是不同,但是喜欢绿谷出久的感情确实谁都不输谁,这种回家的步伐,倒是在一定程度上非常默契。

 

 

 

绿谷出久跟着爆豪从楼梯下来就看到轰焦冻倚着车门笑盈盈的看他。虽然可能看起来只是勾起了嘴角,但是绿谷出久看懂轰焦冻的眼神。

 

 

 

“回家。”

 

 

 “好。”

 

 

 

 

 


“你是无意穿堂风,却引起山洪。”





 

Fin



 

 

 

这个系列完结了,又埋了一个坑美滋滋x

小声:feeling不会有后续的,快递小哥即将完结。

评论
热度(422)
 
 
 
 
 
 
 
 
 
© 此豬不會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