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味饺子

会转发喜欢太太的东西,一切转发都会经过同意才转发
台灣人

© 辣味饺子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献给连总】猫咪踩奶

這篇真的非常的好看 @郁绘离 太太寫的讓人覺得有種平凡的幸福

郁绘离:

灵感来自于连总的新坑《天阶夜谈》,超级萌的新文!电竞背景!小哥的兜帽里住了一只猫!萌得我生活不能自理了!于是奋起写了它的同人哈哈哈哈或或或!连总坚称应该叫姊妹篇~不过不管是什么吧,这篇是献给连总的小萌番外, 任何设定或者剧情走向请以连总正文为准~~


连总微博有更新,地址在这里


而我,只是想踩个奶而已。


毕竟我还没有猫。








猫咪踩奶


搬来和张起灵住以后,我感觉自己算是一夜之间奔小康了,有房、有男朋友、还有猫,基本上人生赢家的标配我都具备了。


说到猫,有个特别神奇的事就是,张起灵从来没想过要给猫起个名字,别看这猫被他捡回去以后活得猫模猫样,有玩具玩有妙鲜包吃,表面活得光鲜亮丽,背地里连个名字都没有——张起灵的猫,就叫猫。其实仔细想想这也挺符合他的性格的,但是他以前是自己带猫生活,现在我和他说起猫的时候多少觉得不方便,有时候就叫它小黑,他也知道我指的是谁。


这猫有点像张起灵,特别沉得住气,被装在兜帽里也能不叫也不闹,也很通人性,有那么点要成精的架势,就是不怎么黏人。张起灵也不是那种吸猫成瘾的铲屎官,他除了好吃好喝伺候着小黑,最常做的就是和它一起在沙发上打盹,我一走近,一人一猫一起抬头睁眼看我,看得我心里跟猫抓似的痒痒。倒是我喜欢倒一局斗撸两下猫活动活动关节,吹牛逼的时候还可以抄起猫放键盘上,对着对面喷“我家猫踩键盘都能赢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跟小黑的肢体接触多了,激发了它的某种天性,这天午睡的时候,小黑爬到了我的身上,睡眼惺忪、眼神迷离地伸出两只前爪,开始踩奶。


这里我得解释一下,猫踩奶虽然原本是吃奶时的动作,但现在的宠物猫还保留这个习性,基本上也和吃奶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说明环境令它放松、和主人亲昵。基本上是个柔软的地方,它都能踩起来。但问题是,这家伙第一次踩奶,选择的地方还真就是——不提也罢,反正我也踩不出奶来。


当时我不是特别了解,就觉得小黑跳到我胸口,不停地用两个前爪蹬我,踩得我有点痒痒,就下意识地伸手想把它抓下去,结果被张起灵一把拉住。


“别动,”张起灵也是刚从午睡中醒来,多少带了点鼻音,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说话时笃定的语气,“它喜欢你。”


废话,我也是饲主,能不喜欢我吗?但是没等我出声,张起灵就摸出了手机,打开一个页面给我看,那上面是对猫咪习性的一些介绍,其中就包括了这个所谓的“踩奶”行为。


我看看手机,再看看在我胸口踩得正欢的小黑,心里仿佛一万头草泥马奔过。你特么踩就踩了,怎么挑这种地方,我告诉你,我不但和给你吃奶的生物物种不同,性别也不同,你再踩,也是白费力……不料,这家伙又踩了两下之后,掉头走了。


没想到它离开时,我内心竟然还有点小失落。


但是我失落得还是太早了,小黑掉头不是不踩了,它老人家只是转移了阵地,走到我的肚子上,继续踩了起来,比刚才踩得还要带劲儿。


“嗯,”张起灵淡淡道,“一般会选择柔软的位置。”


…………这特么是还嫌我不够难过吧!但是肚子软怎么了,有肉怎么了,没有腹肌怎么了,小黑踩我不踩张起灵,还不是因为他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块软的肉!


我怒视张起灵,他却给手机翻了个页又拿给我看,那上面写着,对于猫踩奶的行为,要采取积极的、鼓励的态度,比如抚摸、顺毛……


猫大爷就是猫大爷,没得说。


我认命地伸手去撸了撸小黑的脑袋,这种田园猫的毛都不是很长,也不是特别柔软,有种矗立感,但是顺着毛捋下来,手感也颇为顺滑。撸张起灵的猫,我是熟手,揉揉猫脑袋,再捋猫背,再挠挠下巴,小黑很快就眯起了眼睛,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显然猫大爷被伺候得很舒服。


这家伙在我的肚子上踩得更是兴起,整个猫几乎都趴在我的肚子上,只用两只前爪一下一下地抓踩着,饱满的肉垫隔着一层薄毯的触感非常难以言喻,就是真的会让人联想到挤奶的动作非常尴尬,但是在最初的尴尬过去之后,我竟然开始觉得被它踩得有点舒服。我甚至在心里盘算起翻个面让他给我踩踩背行不行。唯一的美中不足是猫大爷会一边踩一边克制不住地伸出它的长指甲来,有那么一点刺痛,幸好隔着一层薄毯,完全可以忍耐。


小黑是那种比较独立的猫,它流露出这样依赖和撒娇的一面不说是开天辟地头一次,也是少之又少,看着它埋在我身上的样子,心里确实还挺有成就感的。怪不得说撸猫会上瘾呢。


小黑踩了一会儿,估计是满足了,“喵”了一声在我身上趴下了,看样子是要睡,我纠结了一下,身上顶着个猫这我不管是继续睡还是起来都不方便,但是把它赶下去,好像有点撸完就跑的淡淡的渣感——虽然严格来说,是它先来玩儿我的。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张起灵坐了起来,伸出手挠了挠小黑的脑袋。


小黑抬起头,和张起灵对视。


这是让我觉得特别邪门的一点,我总觉得张起灵和小黑就好像是能用眼神交流一样,虽然小黑似乎更喜欢赖在我身上而不怎么跟张起灵撒娇,喜欢在我洗澡时蹲在门口等却不会去蹲等张起灵,但他们两个的思维好像是同步的,小黑能和张起灵交流,对我的态度则是纵容一个鱼唇的人类。我甚至怀疑过,要么张起灵也是一只猫,要么小黑不是猫,是张起灵的精神体外放的产物。


小黑与张起灵对视片刻,竟然自己站了起来,非常优雅地甩了甩尾巴,敏捷地从床上跳了下去,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跟它说什么了?”我一脸懵逼地问。


“我跟它说,轮到我了。”张起灵淡淡说着,翻过身,两腿跪在我身体两侧,整个人笼罩在我的上方。


他的双眼在阴影里显得格外幽深、黑亮,在这个暧昧的体位下,我的第一想法竟然是:看来张起灵是猫的可能性还是大一些。


张起灵一只手撑在我身侧,另一只手开始解开我的睡衣扣子,然后把微凉的手掌放在我的肚子上——开始揉。


“噗哈哈哈!”虽然气氛非常旖旎,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笑,“你真的要学猫踩奶吗?”


张起灵看着我不说话,手上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我的肚子。


“那我也鼓励鼓励你。”我忍着笑,把手伸进他的睡衣里,开始抚摸他的腰背。


张起灵的肌肉线条流畅、身体精瘦而紧绷,摸起来像上好的绸缎一样顺滑,是比撸猫更让人沉迷的手感。


就在我一心一意地摸着张起灵的背时,他原本放在我肚子上的手也渐渐向上移,等到我察觉时,已经夹住了某个非常难以言喻的位置。


我的动作一僵,他俯下身来,在我的脖颈处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然后在他咬过的位置舔了起来。


顺着脖颈,舔过面颊,一直舔到耳廓,张起灵呼出的热气扑在我的耳朵上,让本来就不太淡定的我战栗起来。


张起灵在我耳边轻轻说道:“这不是踩奶,是猫交配前的动作。”


这还能忍?我深吸一口气,勾住他的脖子,狠狠地亲了回去。


 


 


 


总之,这一天,家里有两只猫点亮了踩奶的天赋技能。






    the end



评论
热度 ( 167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