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味饺子

会转发喜欢太太的东西,一切转发都会经过同意才转发
不一定的更新画

© 辣味饺子
Powered by LOFTER

【瓶邪】让画手更新的正确方式

“現在你可以愛一個要回家的人了”—引用內文

甜而不膩,細水長流。

锦鲤系男子明叶。:

有言道,粉上一个不更图的画手,就仿佛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吴邪对这句话表示螺旋爆炸赞同。
  
时间追溯的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吴邪在社交平台瞎逛,忽然一张图就猝不及防闯入他眼帘。是张插画,深蓝背景前有一个直立的背影,边缘有抹非常浅淡的光,不晓得是黎明之前还是落日之后,虽看不见画中人神情却能够引发观者无限遐想,这幅画如同漆黑夜空里洒落的一片闪亮明星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吴邪不是美术生,不懂得一些专业性东西,单纯觉得图非常好看简直就是一见钟情的心动感。
 
循着水印吴邪翻到画手的空间,是一个叫Kylin的太太,简介什么也没有写,也没有多余动态,只是将图在此发布。吴邪点进去从头至尾翻看个遍,一幅幅美丽画作带来的是视觉上极度享受,叫他不由得感慨画手真是世界的宝物。
 
毫不犹豫,吴邪摁下关注键。
 
Kylin粉丝不少,作品热度也很高,但其本人似乎非常高冷,留言区没有他回复过,关注栏也只寥寥几位,都是画技超群的画手。
 
进一步再点开人的资料,吴邪发现,对方同样什么也没有填写。
 
或许是画手自身性格原因,不想让人了解关于他太多信息。吴邪也没太过在意。他又将人的图翻看一遍,越瞅越是感慨,心底某个地方被完美击中。
 
而这些都不是重点,在吴邪被人的图完美俘获之后,他绝望地发现,Kylin上一次的更新时间是很久很久之前,间隔有小半年。再看看之前人更图的间隔,短则一个月长则三四月,也就是说这位画手通常过很久才会发新的画。
 
吴邪自此过上每天苦巴巴等待画手更新的日子,连接网络后第一件事便是点到人的主页确认对方是否有更新。久而久之,也变成了习惯。
 
自他粉了Kylin后吴邪只看对方发过一次新图,是午夜被月光照亮的街道,整体色调为蓝与棕,整幅画面充盈着安静气息,宛如一杯还飘有热气的醇香咖啡越品越是美味。兴奋无比的他迅速给人来了点赞推荐留言一条龙服务,简直想把人吹上天去,让全世界知道太太有多么美好。
 
希望Kylin能多多更新。吴邪许愿。
 
事与愿违,到了很久很久后,距离上一次更图已经有三个月时间,吴邪望着那日复一日没有改变的主页,郁闷地抓两下脑袋。
 
求您更新啊!!
 
他深深呼吸,试图用意念让对方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当然,方法是行不通的,当他死死盯着电子屏幕时候,一通电话恰好响起打断人的祈祷。
 
吴邪有些不悦,不过看到来电显示的“张起灵”三个大字,神情还是缓和了些。接通,喂?小哥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张起灵提醒他,一个小时后电影开场,他正在去吴邪宿舍的路上,就快到了,让人收拾收拾准备出门。
 
喔!差点忘了,吴邪拍拍脑袋,他今天跟人还有约。前阵子翻电影时瞅到一部评分高的,看内容简介有点点感兴趣,他跟张起灵随口提过两句,没想到对方记在心中,提早几天便将票给买好。真真行动力max了。
 
吴邪匆匆收拾一下,看看时间,张起灵也差不多该到了,便嗒嗒嗒跑下楼。正巧,对方立在宿舍楼下,手机贴放在耳旁应是在拨打人的号码,吴邪赶忙冲人招了招手,扬出一个明亮的笑,示意对方自己来了。
 
张起灵大他一届,是之前在社团活动里偶然认识的学长,起初吴邪对人印象还不怎么好,觉得人跟闷油瓶子似的,完全捉摸不透,却又在慢慢接触了后转变心意,发现人好的一面。比如,给因突然降下的雨而被困在教学楼的吴邪送伞,在吴邪太忙而来不及吃晚餐时强行将人带出去饱餐一顿……吴邪这才发现,其实对方也是个温柔的人。
 
张起灵手里拎有一杯吴邪喜欢喝的奶茶,吴邪不喜欢甜食,但这款不像其他奶茶那样甜到腻,而是饮一口下去清爽甘甜,每次都令他无法拒绝。
 
此时此刻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吴邪的人除开他的父母,也许就是张起灵了。
 
去电影院还有一段路,阳光正好,碎在两人脚底,吴邪便跟人闲聊起来。说起闲聊,其实多数时间是吴邪讲,张起灵听,偶尔给予人一些中肯回应。
 
这般美妙的日光让吴邪不自觉想起Kylin的一幅画,不知道对方究竟拥有一双怎样的眼睛,竟将日光跳跃的瞬间捕捉,并完美地呈现出来,光与影的效果处理让吴邪感慨了好久。
 
吴邪想到什么讲什么,便也将自己喜欢许久的画手告诉了张起灵。对于喜欢的太太一方面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好但另一方面又想把他藏起来,好似这样对方就属于了自己。吴邪还没有给别人提起过Kylin,但小哥又不是别人,他便自然地道了出来。
 
一直在听吴邪讲话的张起灵忽然看了看人,神情出现微妙变化,这点被经常与他相处的吴邪敏锐捕捉,问他,怎么啦?张起灵随后摇头,想想,就说:“你非常喜欢Kylin吗?”
 
吴邪使劲儿点头,表示Kylin的图就是世界珍宝,当然,Kylin本人肯定也是。说罢了,又忽而变得郁闷,跟张起灵小声埋怨两句,对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更图了,他等得好苦。
 
张起灵若有所思,点点头。
 
粉上一个不更图的画手就仿佛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吴邪借用曾经看过的话给张起灵形容自己内心真切感受。听完,张起灵唇角微微引,说他一定等得很辛苦。
 
电影很精彩,爆米花很美味,与张起灵聊天很愉快,总体来说是很棒的一天。
 
接下来几个日子也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生活无非那样,似乎挑不出什么过于值得稀奇地方。吴邪过得还算OK。直到他拿出手机,点进Kylin主页,惊讶发现对方作品数目有个红色的小小“+1”字样。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他赶紧点开最新一张图片,屏住呼吸等待,只是偏偏网络在此时慢得不行,加载的小圆圈转个不停。他心急切,无奈也只有等,终于,过了一两分钟,图片加载完成,这时候吴邪却更惊讶了。
 
虽然经过绘画手法的美化,但吴邪还是能够辨认出,图片上正是他展露笑容的侧脸,阳光顺着脸颊打下,使这个笑愈发明媚,将周遭一切染上温暖色彩。
 
吴邪是机械性点下了赞,还未来得及摁推荐,一通电话倏尔响起。
 
是张起灵。
 
对方声音平稳一如往常,吴邪还没来得及将“喂”道出口,话语已是自电话那头徐徐传来,隐隐掺一分笑意。
 
“现在你可以爱一个要回家的人了。”
 
 
 
——End。
 
 
半夜聊天时冒出的灵感,当即动手码了!
希望太太们都多多更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尤其某只咸咸盒(
 
 
 

评论
热度 ( 1021 )
TOP